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杀妻后两次自杀不成 他潜逃21年后……

2019-10-11 11:31  来源:合肥警方  责任编辑:叶雨蒙
字号  分享至:

他在而立之年相识娇妻,不认识字以踩黄包车为生,他对娇妻宠爱有加,舍不得让娇妻外出干活,自己挣点苦钱给妻子花。随着爱情结晶女儿的诞生,生活费用逐渐增多,经济捉襟见肘的妻子抛下嗷嗷待哺的孩子,毅然决然回到娘家,从此音讯全无。

他一边照顾孩子,一边继续踩黄包车挣钱,还要踏上漫漫寻妻路。先后四次来到妻子娘家,在最后一次苦苦哀求妻子随他回家无果后,绝情地用菜刀砍向他的爱妻。

之后,他历尽千辛万苦一路捡破烂爬绿皮火车北上到了太原定居下来,知道身上背负命案,狠心的他21年来从没有与家里任何一个亲人联系。他无意捡到一张身份证,便冒用身份证上的人名字生活至今,连同后期再婚的妻子都不知道他的过去。

“出来混的,终究是要还的”,原来以为几次没有死成的他命中或许可以逃过警察的追逃,然而命再硬的人在法律面前也硬不起来,21年后的他还是落入法网。

近日,安徽省庐江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秉着命案必破的信念和锲而不舍的决心,经过多年的努力,成功将发生在1998年4月2日的命案逃犯庄某(男,汉族,55岁,户籍地: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抓获,破获一起21年前的命案积案。

结识娇妻宠爱有加

1995年下半年,犯罪嫌疑人庄某在江苏常州市以踩人力三轮车载客为生,很偶然的机会与受害人蔡某相识。31岁的庄某因为家庭条件困难一直未婚,而蔡某又比庄某小11岁。庄某对蔡某展开强烈的追求攻势,认识没多久两人就以恋人身份在一起同居,三个多月后,蔡某发现自己怀孕。

两人当时没有领取结婚证也没有举办婚礼,但一直以夫妻关系同居,婚后庄某继续靠踩人力黄包车赚钱养家糊口,小两口平时恩爱有加。1996年秋天的时候,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乳名叫“小敏”。女儿出生后,庄某肩子上的担子更重,但是他的内心装满着甜蜜,女儿是他甜蜜的负担,他也对未来美好生活越来越憧憬。

“兰,今后我外出挣钱,你在家好好陪伴女儿,我一定会好好地爱你和孩子。”庄某曾郑重地向蔡某承诺。尽管庄某非常努力,可是全家都依靠他一个人挣钱,加之刚出生的女儿需要喝奶粉,经济逐渐窘迫起来。

经济拮据返乡改嫁

为了减少生活成本,蔡某便带着女儿去庄某老家江苏灌南县生活,而庄某则继续留在常州踩黄包车挣钱。然而靠踩黄包车挣的钱毕竟也很有限,没有多少可以给蔡某花费,蔡某生活一直很拮据。

就在蔡某在庄某老家生活期间,蔡某的母亲前来看望过蔡某,看到她贫寒的经济环境,不觉心酸起来,她建议蔡某离开庄某。面对生活的压力,母亲的建议让蔡某心动起来。1997年7月份,蔡某在庄某老家丢下还不到一周的女儿,孤身一人返回庐江娘家,后来改嫁他人,这一离开就再也没有回过灌南。

为寻爱妻四下庐江

在外打工的庄某听到妻子离开悲从心起,随后赶到庐江,但是令他失望的是没有找到蔡某,庄某便离开庐江。

1997年农历腊月,庄某再次来到庐江,他在蔡某家找到蔡某,两人见面后,蔡某使用缓兵之计,劝说庄某先回江苏灌南老家,口头承诺过几天后自己便会赶到庄某老家。此时,离过年就只有几天,庄某原本期待过一个团圆年,可惜一直等到过完春节也没有看到蔡某的影子,气愤的庄某便带着女儿第三次来到蔡某娘家。

蔡某家这次大门紧闭,庄某没有见到蔡某家的任何人。其实,这时的蔡某听邻居说庄某来了,故意躲起来,她打电话报了警。警察劝说庄某要尊重妻子意愿,不要蛮横胡来,慑于警察,庄某表面答应从此不再骚扰蔡某。

庄某带着女儿回到江苏灌南老家,眼瞅着女儿整天哭着吵着要妈妈。“憋屈”的庄某便将女儿丢在其堂哥家,对堂嫂撒了一个谎,称他外出办一件小事,很快便回。

第四次前往庐江,庄某不敢直接到蔡某家,而是躲在蔡某家附近,暗中观察十多天,但一直没有见到蔡某。这段时间,庄某就睡在蔡某家附近的草垛里,饿了就到附近的农田里挖荸荠吃,或者是捡附近人家的剩菜剩饭充饥。

爱恨交织举刀杀妻

1998年4月2日晚,寻找未果的庄某苦闷中,买了一瓶白酒独自喝完,喝过之后就地躺在草垛里睡觉,心想既然寻找未着,准备第二天离开庐江返回老家。

就在这天夜里,庄某口渴,他准备到农田里挖荸荠吃。在经过一户人家附近的时候,庄某无意听到蔡某母亲说话的声音。听了一会,庄某猜测蔡某可能已经嫁到这户人家,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到了深夜,庄某将事先准备好的菜刀藏在腋下,趁着夜色潜入到蔡某新家的二楼,发现二楼卧室里只有蔡某一人。

“这么久了,为啥你不回家看看我和女儿,你真狠心!”庄某一进卧室就质问蔡某。

“我也想回家,可是父母逼我改嫁,我也没有办法。”蔡某似乎略显无奈。

“如果你思念我们的女儿,你就不会迟迟不回,更不会改嫁他人”,庄某看到门上和墙上到处贴着的大红喜字,猜测她可能已经改嫁他人便气愤地说。

他要求蔡某立即和他一起走,而蔡某犹犹豫豫并没有答应,两人在卧室里发生争执。内心极度不平衡的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情绪激动地从怀里掏出菜刀砍向蔡某,之后把蔡某抱上床,用被子盖好,悄悄离开了这间房子。

畏罪潜逃出走异乡

将蔡某杀死后,自知难逃其罪的庄某先是来到一个水田边企图畏罪自杀,他掏出提前买好的三包老鼠药,吃完药站在原地等了二十来分钟竟然毫无反应。他喝了几口水田水就离开了,然后寻找下一个自杀的方式。在一处池塘,他想投塘自尽,结果又自尽未成。

两次没有自尽成功的庄某,先是坐客车到南京,再从南京火车站爬运煤的绿皮火车一路逃到山西太原,之后就一直隐匿在山西太原直至被抓获。

刚到山西太原的时候,庄某偶然间捡到一张名字叫做“沙立桃”(音)的身份证,便从此对外谎称自己就叫沙立桃,隐姓埋名在太原从事捡破烂、修鞋、卖臭豆腐等工作,八年前跟现在的老婆郑某认识结婚并育有一女。庄某自知自己是网上逃犯,不敢前往公安机关办理身份证,也就一直没有领取结婚证,郑某为这事还多次和庄某吵架。

证据凿凿被迫交代

案件发生后,庐江县公安局将庄某列为网上逃犯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网上追逃。21年来,追逃小组人员尽管换了一茬又一茬,可是为了对死者及其亲属有个交待,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庄某的追逃,曾多次到庄某老家江苏灌南县开展工作,围绕其女儿和其他直系亲属开展大量工作,但是庄某却像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信。

2019年7月9日下午,山省太原警方在日常工作中,发现一名自称“沙立桃”的男子形迹可疑且拒不说出真实姓名,仔细甄辨发现与庐江县公安局上网的网上逃犯庄某非常相似。太原警方遂将这一情况通报至庐江警方。庐江追逃小组成员经过比对,发现该男子与逃犯庄某的相似度竟然高达百分之九十!为了稳妥起见,追逃小组还将该男子照片提供给死者蔡某父母辨认,确定该男子就是逃犯庄某。

当追逃小组把庄某带上飞机的一刹那,庄某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说,“21年前是我杀了蔡某”。其后,庄某如实交待他与死者蔡某的爱恨情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时冲动只会铸成无法挽回的大错。

相关报道

即日起,湖北暂停或取消文化演出活动!

1月23日19时,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以黑护商,以商养黑!这个22人的涉黑"公司"倒闭...

现年60岁的“黑老大”洪建国,发迹于20世纪90年代,面对不断膨胀的权钱欲望,他迷失了自我。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学生“守护神”,警界“追梦人”,陪伴一起成...

遇见了你们,才给了我这段最好的时光。